❤ut/dmmd/绿蓝/凹凸/杀天/給你一百条命/无头/怪诞小镇❤ 写手/画手

笛子!去哪儿啦?

http://t.cn/RVx7pLC有感,原作微博上的@笛子Ocarina

1.

失算了,不该被你看到的。

你就这样软软地倒在我的面前,血流到我的脚边。

我冲上去抱住你。还好,另一只眼睛没事。我赶紧一边打120,一边按住你的胸口。

——没有。心跳已经停止了。呼吸也是。

——怎么会?

我之前有查过的,人的心跳停止十分钟可就彻底没救了。我按了免提,把手机丢在地上,按照那边的人说的,对你进行心肺复苏,一次,两次…十分钟过去了,你始终冰冷着脸,我从没像今天这样渴望着你能醒过来。

“抢救无效。”

我站在医院里,耳边一阵轰鸣。纪山疯了一样向我冲来,姐姐和周边一些人拦住了她。她不停地挣扎着,嘶吼着,像一个崩溃的野兽,眼泪止不住的喷涌,最终颤抖着肩膀跪坐在地上哭嚎。

对不起。

我逃似得跑出了医院。

2.

那之后很多天,我只是坐在椅子上,盯着实木的地板,一言不发。身边的手机响了又停,亮了又暗,回头查看的时候,有公司的,有朋友的,有姐姐的,还有…纪山的。

你死去的地方我没敢清理,因为仅仅是踏进那个房间一步,腥味就冲击着鼻腔,意识都有些不清了。

我靠在门前,正好对着门口,有时会想你打开门,大步走进来,做什么都好,那只玻璃义眼都没那么吓人了。

可是不会了。

那天之后,我没有再出过门,吃穿用度都在网上解决,存款还够好一阵呢。我没有更新,也没有和粉丝对话,一闪而过的灵感都失去了完善的动力。

我每天唯一做的事,就是回想着与你的一切。与你的相遇,与你的对话,与你撕心裂肺的疼痛…这些我怀念的,或想遗忘的,统统像潮水一样吞没了我,沉重的无法呼吸。

“明明不是我的错啊……”

3.

我渐渐的再度联系上了公司和朋友,向各个人报个平安。我也试着像以往一样,用画画填充整个身体。生活终于也算是步入了正轨,朋友对我之前死钉在家里也见怪不怪了,纷纷说昂准备这么久刀是有多大片我准备好了快尽情地肆虐我吧!

只是我还是不敢出门。总感觉所有人都在看我一样。

有时候纪山会打给我,甚至突然找上门来。我不敢面对她,电话拉黑,门也不开,和纪山有关的朋友也尽量不联系。

4.

离你死去那天已经过了很久了,我经常会忘记你已经不在了,拿起手机要联系,才想起你的头像已经好久不亮了。

我最终还是去见了纪山,一次我远远看到她站在小区门口,便走了下去。

她大概没想到我会出来,愣了一下,随即抬手给了我一巴掌。

她瘦了很多,眼睛哭得红肿,声音也有些沙哑。

她不停地骂着难听的话,推搡着。周边的人纷纷看向这边,眼里带着审视的意味。

够了、够了、够了!为什么我要承受这一切?

“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啊!”

我一把推开纪山,落荒而逃。她没有追上来。

我跌跌撞撞回到了家,又站到那个房间门前,颤抖着把手按在了门把上。我已经很久没进去过了。今天也不会。

我像个孩子一样号哭着,眼泪肆意地流下。过去那会儿我都会紧紧捂住嘴,生怕别人发现。

好累啊。

——好痛啊。

5.

最近大家都反映,姥爷发的刀好多好多好好看嗷嗷嗷也好虐嗷嗷嗷,我回答不服憋着,屏幕前的脸却是不可能再像以往一样笑出来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我怎么可能想得出HE呢?怎么可能创作出让人会心一笑的作品呢?

生活…也…

6.

头发有些长了,我随意扎了个小辫子。过了几天我打算自己搞定,准备好了剪刀和报纸,却找不到镜子 。我想起某次从你那边回来后我就把镜子都砸了,现在唯一可用的,估计就只有洗漱台那边粘在墙上的那面了。虽然有些花,不过勉强可用吧。

刚往镜子前一站,我失神了好一下。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看看自己了,刚刚有一瞬间,我还以为你回来了。老实说,撇去你独有的戏谑表情,我和你的五官还是有很多相似之处的。

镜子映出的人影仿佛一下子清晰了起来,是你的脸。

只是...那双眼睛…还有那只笛子…很碍眼啊…

要是没有它们就好了…

要是没有它们就好了啊!!!!

7.

门铃响起三声。

我透过猫眼看到了纪山,连忙开门,抓着她的手问道:“纪山!你知道笛子去哪了吗?”

我很不解她为什么惊叫出声。

洗漱台的血迹有些干了,一只清澈的绿色眼珠死死地盯着还在流血的笛子。


评论(2)
热度(21)

© 檐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