❤ut/dmmd/绿蓝/凹凸/杀天/給你一百条命/无头/怪诞小镇❤ 写手/画手

同人短篇·罪与罚

原作微博上的@笛子Ocarina 我构思 基友填充 然后我做最后修改 人称混乱,“我”就是笛子,1234只是为了营造停顿的效果嗯。

1.

我能够读心。

只要我集中注意力,我就能听到某个人的心声。

除此之外,我总能看见一团团浑浊的雾状物漂浮在大家的背后。那是他们所犯下过的,小到打架斗殴,大到奸淫幼女。我自己也不例外。

罪孽越深,那东西越大、越浓。最严重的——比如杀人,就会生成篮球大小的黑色。

笛子倚在灰白的圆柱上咬着吸管,目光不时向人群探去。今天和法师约好出去玩,结果她又迟到了。

突然,她痛呼一声,用手捂住眼睛,双膝无力跪倒在地,大口的喘息着。

“该死...看到了杀人犯...”大概是窥见罪恶的惩罚,每当我看到这类穷凶极恶,眼睛就会像被撕裂开一样,痛得无法忍受。

好一会儿,笛子才扶着柱子站起来,心有余悸的吐口气。

几分钟后,法师也到了,两人寒暄了一会儿便一前一后的向游乐场走去。

......我无法读出法师的心。

而且她的背后一点混杂的颜色也没有,像新生婴儿一样干净。

啊...莫非她是传说中的那种至善之人?

笛子偏头,正好看见法师一脚踢中前来骚扰的小混混的下体。

额...撤回前言。

不过,法师虽然有些小暴力,但确实是个很好的人呢。

最喜欢法师了。

“笛子,没事了,我们走吧。”法师拍拍手扭头说道。

“嗯!”

2.

279号的数据很稳定。

自醒来以后,既没有发生过意外,也没有带来灾祸。

如果能继续下去,活得再久一点,也许很快就能唤醒以前的记忆了吧?

真是期待啊。

砰地一声又一颗子弹正中靶心,法师放下游戏枪,与笛子相视一笑。

3.

下午,两人来到一家漂亮温馨的咖啡厅。

咖啡厅不大,但装修得十分精致。室内,以温暖的米黄色色调为主,四处摆放着落落大方的饰品和工具,门边挂着水晶一样剔透的风铃叮铃铃的响着。半人高的吧台干净整洁,台角处摆着一盆淡雅明秀的插花。实木的柜子上,各式各样的器皿、器具整齐的摆放着。服务员穿着可爱的工作服,面带微笑地在桌子之间穿梭。

像窗外望去,是一大片洁白的风信子。树丛间藏匿着一条洁白的小径,尽头用缠绕着绿色的藤蔓的栅栏围出一小片空地,零星的几对情侣坐在藤编的桌椅上亲蜜地交谈。再向外,是安静古朴的老街。 在这个浮华的年代,偶尔停下脚步,坐在这里悠闲地喝口茶放松一下,也是极好的。

这里是法师介绍的,明明是个宅,却知道这么好的地方。  笛子喝了口咖啡忍不住感叹到,口感也不错......说起来,法师的工作是研究很厉害的高科技,所以才不常出门。以前眼睛不常发作也就没告诉她...也许她对我的眼睛有办法呢?

“呐,法师...”笛子开口,一串风铃声响起,她瞟见一个男人走了进来。

而他的背后,是一片足有一人高的巨大黑影。

4.

砰的一声笛子倒在了地上,疼得全身发抖。

“笛子!喂!你怎么了?!”法师连忙把她托起,取出通讯仪联系善后组。

小小的肩膀承载了我的重量,果然很可靠呢。

“我...没事...”笛子勉强开口,还在剧烈地喘息着,“只是...我的眼睛...好痛...”

“怎么会?刚才好好的啊...”

“我 看到了 不该看的 东西....”

“那个人...是杀人犯...”笛子虚弱的抬手,指着刚进来的男人,男人脸色一变,人群一片骚动。

“喂!笛子!笛子!你说什么?你怎么会知道——”

啊...法师还在说话...

但是...意识已经.........

好痛.........

5.

我做了个梦。

我梦到了法师,两个法师,一左一右地坐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,互相离的很远。瓶子外面堆叠着不知名的晶体。

左边的法师把脸埋在膝盖间低低的抽泣着,似乎不停地在说着什么。

右边的法师浑身沾满了血迹,我看不到她的表情,但能感觉到她一直死死地盯着一个方向,像是在看着某个无论如何也要得到的东西

我站在一片遥远的黑暗中默默地凝视着她们。空气很安静,仿佛时间都变得绵长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 ,我听到脚步声从很远的背后向我靠近。

我没有回头,但我知道她在笑。

笑得毛骨悚然。

6.

病房里白茫茫的一片,充斥着消毒水的气味。

眼睛已经不痛了。

本来也不是什么正常的伤痛,这也是没办法的,让法师担心了。

笛子看像玻璃外,法师似乎和医生吵了起来。

刚刚跟法师解释了一下眼镜的事,现在应该在和医生讨论怎么帮我,起码别那么痛。今天算是被吓到了,总感觉再这样下去,哪天保不准就会瞎掉....不过果然很棘手吗?

不久,法师低着头走了进来,笛子有些急切的问:“怎样?”

她抬头,笑着说:“没问题,做个手术就好啦。”

“真的?!”

“嗯。只要......”法师笑笑开始解释原理。一大堆专业术语冒出来,听的笛子头疼。

这时,一个声音传进了脑海里, 像是在我的耳边低语, 带着一点点哀伤。

“对不起”

是法师的声音。

“诶?”

“我确实可以帮你把痛苦降到最低”

“但这还不够”

“不能再让你看下去了!”

“你迟早会发现的!”

“我所做的一切...我所犯过下的,所有的罪——”

那个声音忽然激动起来,一种无限接近零度的悲伤压迫着我,难以呼吸,一瞬间它又归于平静。“很抱歉,这个我还是做不到”

“但是呢——”

“眼镜痛的话,挖掉不就好了吗?”

法师的话大概已经说完了。

“毕竟长痛不如短痛不是吗?”

也已经向我道别,叫医护人员进来。

在她转身的那一刻,我看到潮水一样的黑色卷席而来,几乎要把她吞没了。

“我会好好收藏的,这双审视着罪恶的眼睛。”

我听到什么碎裂的声音。

我听到房间里有谁在尖叫。

我大概知道法师要做什么了。不过...也无所谓了。

毕竟......和现在也差不多了。


评论(2)
热度(21)

© 檐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