❤ut/dmmd/绿蓝/凹凸/杀天/給你一百条命/无头/怪诞小镇❤ 写手/画手

魔女莉莉艾 第一章

那是个雨夜。夏烨撑着伞走在回家途中,左手拎着刚买的人造血浆。四周没什么人,只剩下安静的雨声在飘荡。转角的小巷里,他忽然撞见一股诡异的暗红色。顺着那红色,夏烨摘下耳机往里走。

没走几步,夏烨赫然看见一副支离破碎的尸体。饶是做过无数台手术,这犹如被野兽撕咬般血肉模糊的凄惨模样还是让他毛骨悚然。更何况,隔着雨声,夏烨确实听到了遥远的、若有若无的、利齿撕裂肉体的声音。

(糟糕!野兽出逃吗——附近好像没有动物园吧?不管了,先报警吧……)夏烨急忙退出巷子,掏出手机报警。同一时间,小巷深处的野兽抬起了头颅,充斥着血色的眼睛望向出口。很不幸,它,或者说「她」,已经闻到了新鲜的、活人的气息。
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玉色的手指飞快按下前两个号码,一串急促的水声吸引了他的注意。那像是人的双脚用力踏在水上的声音,但论速度,更像是猎豹发现羚羊欣喜地飞扑过去——

(而那个声音在向我逼近——)

“咚”的一声闷响,天旋地转,东西和伞脱手洒在了一边。夏烨只知道自己被一股巨力撞飞出去,眼前一片模糊,似乎还夹杂着自己的血。

发生了什么?

耳边的轰鸣声令人烦躁,直到尖利的獠牙刺穿肩膀,夏烨才略略恢复了神智,他想挣扎,却被压制的无法动弹。

“放开!……唔!”痛觉几乎把自己整个吞没,大片大片的红色浸染了白色的衬衫。夏烨能感觉到带有倒刺的舌头在兴奋地舔舐着他的血液,刮的生痛。

“我说放开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夏烨瞅准她的肚子,使尽全身力气一顶,她吃痛呜咽一声,松懈了对夏烨的束缚,夏烨趁机掏出一个注射器,对着她的脖子扎下去,活塞推到底部。

她伸出手,想要抓住像在倒退的夏烨,很快失去了力气,倒在夏烨怀里。

“太好了,管用。”夏烨心有余悸的推开她,拍拍手,站了起来,“那么接下来,怎么处理她呢?”看着眼前大学生模样的少女,夏烨感觉有点头疼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“嗯……今天我想请个假……我感冒了……你帮我编啦……谢啦。再见。”大雨过后阳光明媚,夏烨左肩绑着绷带,坐在凳子上轻声挂了电话。他怕惊醒床上的少女,也就是昨晚几乎生吃了自己,中了自己一针还没醒,几乎和人类女性无异的生物。

他倒想把她交给警察叔叔,可他又怕少女什么时候醒了,这个想法让他一个晚上提心吊胆,一直裹着棉被随时准备给少女补一针。所幸少女很安静,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。而且他也不知道怎么向警察解释,“别看这人好像很孱弱其实会吃人啊!还袭击了我!你看我的肩膀!”这样么,感觉会被赶出来吧……

不知不觉已近十二点,少女依然安静地沉睡着,但夏烨还是给她补了一针,叫来了外卖。刚嚼了两口肉,起身去上厕所。刚冲完水,客厅传来一阵盘子的叮当声。夏烨打了个激灵,急匆匆跑出来,路过厨房时顺手拿起一把菜刀,只见少女正坐在餐桌前在毫不客气地大快朵颐。

(什么嘛,这不是能吃正常的食物吗……)夏烨莫名的松了口气。少女猛地抬头,看到夏烨,兴奋地笑了起来,放下碗向前一扑——

(不过果然更喜欢人肉就是了——)夏烨急忙将菜刀一挥,少女惊叫一声,捂住肩膀连连后退。伤口不大,只出了点血,诡异的是,伤口像被灼伤一样发黑。

“铁……讨厌……咕···”

夏烨看看少女的伤口,再看看手中的刀,恍然大悟:“什么嘛,你怕铁啊(钢含铁),这就好办了!”说着他将菜刀横在胸前,试探性的向前一步,少女果然害怕的后退,夏烨笑得更开心了,老鹰捉小鸡似的将少女赶回了房间,反锁。不理会咚咚的拍门声,急忙报警:“喂喂?警察吗?我妹妹神经病犯了!在袭击我啊!你快来啊!Xx省xx市xx区沙回街伊芙幢705,我把她关在卧室了!对了!带一些刀过来!她特别怕刀,啊——”

假装惊叫一声,夏烨挂断电话。(没错,这样不就好了嘛,到时候警察来了看到这人发疯的样子绝对会把她带走~)夏烨回首望望开始变形的房门,决定出门躲躲。(可怕的战斗力……这个情况是不是自家藏獒发疯更贴切啊……)一边胡思乱想夏烨一边从厨房换了一把轻便的水果刀,回到现场,他发现有哪里不对。

(不敲门了……放弃挣扎了?)夏烨想,(明明看上去跟疯了一样……等等,不会跳窗了吧?不对啊,有防盗栏呢。)

(要不还是看看吧,反正有刀……)“咔嚓”一声,门开了,第一眼是自己的窗,很好,没开,也对,七楼呢,会摔死的吧?除非她会跑酷。那她在哪儿呢?

卧室很安静,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甜腥味。夏烨心说等等通通风吧,举着刀往里走。书桌,床,架子……哪里都没有人。“到底去哪儿了...那个女人。”

“我在这里。”

忽然间的声音让夏烨措手不及,下一秒一双纤细的手臂从背后抱住了自己,不像第一次碰见少女那么猛,却依然很用力,无法挣脱。夏烨能清楚地感觉到身后的人在颤抖。

“对不起。”夏烨挣扎之际,少女开口,“我……我不会再犯了,那些人不是我杀的,他们当时早就死了……你把警察叫回去先好不好……”

明明刚刚还像个野兽一样生吃人肉,不懂语言,此刻的少女更像是这个身体的主人,带着哭腔低声哀求自己。而且夏烨发现,刚刚的伤口已经痊愈了,只留下淡淡的血痕。

(喂喂,我随口一说的啊,不会真是什么奇怪的神经疾病吧,还带自动回血?这还是人吗?现在的情况是……恢复神智了?)意识到少女不会伤害自己,夏烨冷静下来,回头,正对上少女泛着泪光的双眸。(啊啊,好像真的是真的……)

“呐,你先放开我好吧?”夏烨开口。少女抬头盯着自己犹豫了一下,终是放开了,将手不安地放在身后。

“不、不可以叫警察,不可以,他们太可怕了...”女孩的眼中露出绝望,似乎是忆起某些不堪的过去,语无伦次的说道,又像是自言自语,“拜托你……等他们走后,我会自己回去的,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的...”

(回去?回到哪?神经病院吗?还是外星球?)夏烨想说点什么,门铃响起,接着是警察叔叔中气十足的声音:“喂!请问是这里的人报警吗?”

(好快!警察已经到了,怎么办?)夏烨望向怕得几乎要哭出来的少女,叹了口气:“你在这等我。”

在少女的注视下夏烨开了门,黑色制服的警察叔叔们关切的问:“请问是你报的警吗?里面的情况如何?有没有受伤?blablablabla”

夏烨连忙打断:“啊啊,已经没事了,我是医生来着不用担心我。至于我的妹妹——”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檐马 | Powered by LOFTER